????裴耿“嘿”了一声,顿时道:“怎么不能比了?我虽然没阮阮好看,可咱也算穿一条裤子长大的,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,你怎么能始乱终弃,翻脸无情?”

????“裴大壮!”

????季诏顿时恼了。

????什么始乱终弃?

????什么翻脸无情?

????会不会说话!

????裴耿哈哈大笑,旁边苏阮几人也是忍不住笑出声。

????裴耿和季诏两人虽然互怼起来不留情,可却瞧得出来他们感情极好。

????八角亭里不少人朝着这边打量着,大多都是在议论沈棠溪和绫安公主的事情,间或还有朝着苏阮打量的。

????裴耿和苏阮他们都无意成为别人目光所在,索性便从亭子里出来,走到外面的横坡上赏着山下的花海美景,而谢嬛和谢锦云遇到了交好的小姐妹,便也跟苏阮说了一声,与她们说话去了。

????等周围没有外人时,季年华才忍不住问道:“大哥,沈大哥和绫安公主他们……”

????她本不是多事的人,可是这事实在的稀罕的很。

????绫安公主将要及笄,宫中的确是有说要替绫安公主招驸马的传言,可却也一直都只是传言而已。

????大陈不禁赘婿入朝,可却不包括驸马。

????为不使皇戚乱政,驸马是不能入朝为官,只能领取闲职的,所以一旦成为驸马,就等于是断了仕途官路。

????京中想要攀附公主成为驸马的人虽多,可是却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要这份尊贵。

????一些有能力或是才学出众,家世斐然的公子却是对此避之惟恐不及。

????沈棠溪是丞相之子,照理是不可能招赘皇家的,可如今瞧着他和绫安公主那架势,再加上太子刚才的调笑之意,怎么都像是快要定下来的意思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