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程璐对卢芳芳的表现非常无语。

????但是感情这种事,就像她看上崔天安一样,毫无道理可言,因此她只是叹了口气,也没多说什么。

????不是当事人,谁也没资格多评判什么的。

????她只是瞅了一眼还背着身子吃东西的何槐,叹息道:“阿槐啊阿槐,你可害苦了我们啊!”

????何槐赶紧说道:“这个锅我不背的!我都没怎么吃东西。”

????卢芳芳也回过神来,这会儿翻了个白眼:“是是是,你没吃,都是我们吃的。”

????说完揪着肚子上的一坨肉,想想陈煜笑起来的样子,偷偷琢磨着:要不还是减个肥吧……

????……

????卢芳芳这里想了很多,连怎么抵抗阿槐的诱惑都想出来了一二三,但是对于陈煜来说,这只不过是旅途上的一次心动。

????虽然心动,但也仅此而已了。

????下火车时,他想着自己的情况,不由自嘲一笑:他这样的,瞎动心什么?

????“阿煜!”

????高铁站外有人喊他。

????魔都正在下雨,外头的天灰蒙蒙的,灯光都模糊了。伴随着偶尔出现的雷电,仿佛大片里的末世,视野也模糊了起来。

????而这么冷的天气,一个女人站在高铁站门口,手中拿着一把大伞,身影窈窕。

????她有着长长的卷发,此刻穿着讲究的套裙,站在雨中格外有美感,来往的人从旁经过,十有八九是要留意一下的。

????陈煜的表情渐渐冷漠,他皱着眉头一脸厌恶的走过去,对着女人紧张的视线,想要说什么,最终却只是咬了咬牙:“你要我说多少遍,真是恶心。”

????女人的脸色煞白,身子也瑟缩两下,仿佛不堪忍受这风雨的打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