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万德福被他这一声吼得一愣,满脸都是惊慌,“老毅,你是想吓死我跑哪去了”话音未落,他探过头去往铁箱子里面看去。

????只见箱子里面,一个被撕扯四分五裂的人偶娃娃正诡异的躺在那,嘴里发出“咯咯咯”的笑声。生锈的铁箱子,阴暗潮湿,里面不知道泡过什么东西,黏糊糊的感觉。

????这种东西里面,无论出现什么,相信都不会和好看搭上边。

????“可真他娘的吓人”万德福被箱子里面怪异的景象,吓得直骂娘。韩毅招呼了一声:“老万,咱们得赶紧找孩子,快走”

????韩毅话音刚落,万德福就来到他的身边:“老毅,咱们上哪找去”

????这句话倒是提醒了韩毅,是啊,这黑灯瞎火的陌生房间,一个毫无自保能力的孩子,还有一个穷凶极恶的变态,越想越觉得害怕。

????“先回屋去,看看箱子里有什么。”韩毅马上转了身,想要回三号门再看一看。万德福满脸拒绝,“老毅,我在外头等你行不行”

????韩毅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万德福,“行,你在外头等我。”说完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大门,哪口铁箱子依旧敞着盖,韩毅第一件事就是看一眼箱子里面。

????头刚探到箱子口,忽然觉着身后一阵冷风吹过来,韩毅没敢怠慢,一个转身跳到了箱子的旁边,随后刚才他站的地方发出一声闷响,想是有什么东西撞在了上边。

????韩毅冷汗瞬间就落了下来,刚才他只用余光就瞥了一下箱子里面,那个被撕扯的人偶娃娃不见了

????“咯咯咯”现在细细听来,这个声音竟然像是咀嚼什么东西,上牙碰下牙的声音。韩毅惊魂未定,一只小小的手从箱子另一边伸了过来,“咯咯咯”。

????这个变态极度自负,他一定是觉得进这屋子里的人,一定会被这个儡奴吓走。如果韩毅是普通人可能真的会被他吓到。

????“力气大,嗜血,没有任何人类情感,速度惊人。”韩毅在脑袋里回想着,义庄刘告诉自己关于儡奴的事情,快速分析眼前这个东西属于哪一种级别。

????小手往前挪了一下,韩毅赶紧往后蹭,生怕这东西突然暴起。“韩毅,你他娘的还不快跑那玩意手里有菜刀”

????万德福站在门口一声暴喝,韩毅迅速向后一翻,脑袋“咣当”一声撞到了楼梯脚上,疼得他一龇牙。没工夫惦记自己的伤口,韩毅对这万德福大喊一声:“老万关门”

????这个时候,总不能让万德福也进来冒险,总之,至少保证一个人是安全的。韩毅矮身越过楼梯扶手,就往二楼跑,本以为自己从二楼窗户出去,就安全了。

????谁知道楼下传来万德福的声音:“老毅,关门后干啥”

????韩毅心里一阵懊恼,这万德福倒是实诚,怎么把自己关进屋子了

????“快往外跑把它往外引,晒到太阳就死了”韩毅大喊着,谁知道,万德福在楼下惊叫:“韩毅救命啊”

????韩毅从楼梯上一跃而下,手电光明显不够用。慌乱地扫视了一圈,眼前的哪里有万德福的影子,韩毅脑子一紧,“难道中计了”

????就在他一点点往门口挪的时候,万德福的气味传了过来,“老万”韩毅试探的喊了一声。

????“别说话,这玩意瞎。”万德福大手带着汗味捂住了韩毅的嘴。

????韩毅心里一阵莫名其妙,这东西瞎示意自己不会说话,万德福把手松开,把随身携带的手电筒咔嚓一下打开。

????只听见一阵“咯咯咯”的笑声响起来。万德福抬手把手电往边上一扔,手残加倒霉,手电筒直接扔在了门口。

????那“咯咯咯”的声音就朝门那边追了过去,一点补救的机会都没留下。万德福嗓子里发出吞咽唾沫的声音,“咋整屋漏偏逢连夜雨”

????韩毅皱紧了眉头,事已至此,另寻出路才是最关键的。义庄刘说过,那个人的儡奴本事不行,难道说他的炼的儡奴都有缺陷

????一定是这样,这个人留下的儡奴,不可能是什么终极oss,因为他的目的应该不是这里,他的目标是义庄刘

????难道是调虎离山不会,任务的提示不会和任务无关,三场意外难道说的不是老头,孩子和歌手而是老头,孩子和义庄刘难倒师父他

????韩毅不敢再往想下去,这特么的太烧脑了

????借着万德福扔过去的电筒光,韩毅终于看清楚那个人偶娃娃的样子,这根本不能称之为人偶。

????残破的身体似乎被什么液体浸泡过,撕扯的动作应该是相当粗暴,然后又被什么东西链接在一块,松松垮垮。一半的脸和一只手是正常的娃娃手,而另一半明显是人头和人手

狗万平台网址是么 ????那泛绿的手里拿着一把卷了刃的砍骨刀,一点点艰难的挪着身体。难怪这东西走的这么慢,看来那胳膊很沉重。虽然走得慢,动手的速度可不含糊,那只大手挥刀砍到手电筒的瞬间,韩毅仿佛看到了刀刃与地面碰撞出的火花。

????韩毅有些后怕,还好刚才躲得快,不然真的扛不住这么一下。

????看着那满脸无辜的娃娃,他忽然理解,为什么它这么大怨恨。本来是一个漂漂亮亮的玩偶,竟然被人破坏成这样,真是让人惋惜。

????动了这个念头的韩毅,再看那娃娃,难看归难看,却不觉得有多么惊悚了。“老万,我有一个想法。”韩毅回头对万德福说。

????“不,你不想。”万德福坚定决绝的回应。

????韩毅没管他的意见,直接说:“你说咱们把这娃娃和那半边脑袋的人分开,是不是能好看点”

????万德福要不是害怕,这会儿一定会大嘴巴抽这个精神病了,“毅哥,你没事吧你是不是给吓傻了都啥时候了,你还想给这货整容”

????韩毅想了想,万德福说的没错,一定是自己表达方式有问题,于是他又重新说了一遍:“咱俩出不去,只能想办法解决它。”

????韩毅这么一说,万德福不言语了,如果不是他嘚瑟,把手电筒丢到了门口,他们两个不至于跑不出去。

????“你说吧,咋整。”万德福任命的回应道。

????“这玩意最吓人的就是那把卷刃刀,我们把他那只手卸下来,剩下那半个脑袋,是不是就任人宰割了”韩毅说着,没给万德福反驳的机会,抬腿就冲了上去

????天津https:.tetb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