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从回忆中醒来,白姝娆自嘲的勾了勾唇角,不知道是在笑世道的不公,还是笑命运的捉弄。

????“明天我就出院了,如果你不能让你爸爸来接我,那我情愿死在医院!”

????脑海中突然闪过陶燕决然的话,白姝娆敛住心神,到底不敢不认真对待,毕竟她可担负不起害死母亲的罪名。

????可是要让白耀先去接陶燕出院,在他们一家人关系最和谐的时候,这都是天下红雨的事情,更别说已经撕破脸皮的现在。

????白姝娆为难的皱起眉头,绞尽脑汁也没能想出好的方法和理由。

????就在她走投无路,准备回去向白耀先妥协握手言和的时候,一个矜贵冷漠的男子浮现在心头。

????如果是他的话?

????是否会有更好的办法……

????白姝娆从包里找出那天阎夜冥留给她的名片,依照上面的电话打了过去。

????“哪位?”

????电话很快便被接通,低沉如小提琴的磁性嗓音让白姝娆的心跳慢了几拍,但还是强作镇定地将内心的想法说出来。

????“阎先生你好,我是白姝娆……我想问一下,关于那天你说结婚的事……现在还作数吗?”

????白姝娆忐忑地说完这段话,几乎是屏息凝神地等着阎夜冥回答,她甚至害怕,下一秒对方会说不认识她。

????毕竟像阎夜冥这种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,想嫁给他的女人千千万,实在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在她的身上。

????白姝娆紧张的等待着,好在结果并没有让她失望,沉默了几秒后,阎夜冥的声音又隔着听筒传过来。

????“看来白小姐是改变主意了?”

????明明是疑问句,阎夜冥用的却是肯定句,这种掌控全局的淡定冷静,让白姝娆握着手机的手一紧,但一想到此次打电话的目的,还是硬着头皮回了句。

????“是……不知道阎先生有时间吗?有些事我想要当面和你谈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