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还不错。”

????虞定海结结实实的踩在烟蒂堆上,踩感十分舒服“走吧。”

????虞定海还没走出去两步,就被白求安拉住衣角。

????“怎么了?”虞定海回头,皱着眉头。

????白求安没说话,当着面把神源塞进了嘴里吞下去,然后朝虞定海伸出手,勾勾手指。

????“干嘛?”

????“我的神源呢?”白求安像只炸毛的猫。

????至于为什么像只炸毛的猫,因为他不敢动手,也打不过虞定海。只能象征性的发发狠,真被这个无赖随便糊弄个借口给抢走了他也没办法,但万一有用呢?

????“不是进你肚子里了?”虞定海理直气壮道。

????“我杀了两个,拼着这条命的。这一大块肉再晚点就把脑袋削掉了……这儿跟我下半辈子幸福息息相关……还有这儿……”

????白求安加重了后半句的语调,每个字都卯足了劲儿。顺便脱下上衣,在虞定海遮遮掩掩“害羞”的目光下一个个数着流血的伤疤。

????“谢钊和谢鸿两个人都没教你们吗?”这次反倒是虞定海脸上带着不似作伪的疑惑。

????“什么?”

????“杀神侍是要缴税的。”

????“???”

????白求安似乎掂量了下语气“你想私吞就直说,杀神侍要缴税这种烂借口,也太侮辱我的智商了吧。”

????“小子,这可是天地良心啊,我为了一块儿神源就能毁掉自己的人品,我可是十二殿的一位很强很强的队长,多少还是要点脸面的?”

????白求安一脸质疑,您还有脸这东西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