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..,

????晚阳里,繁华的商贸大楼,玻璃橱窗里的广告牌折射出瑰色的光晕。

????中央的旋转门一直转动,人群陆陆续续的进出。

????有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,矗立在旋转门右侧的装饰柱前。

????秦淮年的仪态很好,在人群里,比周围的路人都要高出来许多,再加上他五官如雕刻般深邃,就越发的英俊不凡。

????他手里有根燃着的烟。

????隔着逶迤的白色烟雾,他眸光望着她,也望着那辆白色保时捷离开的方向。

????郝燕身子骤然紧绷。

????这是那天之后,他们第一次遇到。

????秦淮年已经看到了她,没办法调头就走和装看不见,她径直走过去。

????每一步,双腿都像灌了铅。

????郝燕藏在背后的手用力攥紧,好像稍稍松懈,她内心真实的情绪就会泄露出来。

????她提起嘴角喊,“秦总!”

????郝燕刚开口,秦淮年的眸光里就有了寒芒缕缕。

????她喊他秦总。

????像之前提出不想继续时一样,那样生疏客套。

????秦淮年唇角扯了扯。

????郝燕见他只身一人,并没有看到任武的影子,“秦总,你一个人吗?糖糖从无菌仓出来后,状态一直很不错,你不用挂心,医生也再住院段时间,就可以出院了……”